法制网首页>>
法院依法审判为何遭到舆论“炮轰”
发布时间:2019-08-26 16:24 星期一
来源:法制网

□ 法制网付萌 车智良 尹斌

张扣扣案、明经国案、聂李强案,以及多起“反杀案”“仿真枪案?#20445;?#36825;些引发舆论高度的案件中,部分可能确实存在司法瑕疵引发质疑,但更多的情况是,法院的依法审判却遭舆论“炮轰”。本文收集多起近期此类审判误读类案件,进行特征?#27835;?#21644;舆情解析,并据此提出舆情建议,为存在类?#35780;?#24785;的政法机关提供参考。

案例?#27835;?#21457;现,法院审判误读类舆情事件存在以下五方面特征。

“赔偿/谅解+轻判”引发“用钱买刑”质疑。恶性刑事案件,尤其受害人涉及未成年人等弱势群体时,公众出于激愤心理,呼吁严惩犯罪分子的声音高涨。法院一旦出于赔偿谅解、主动认罪等情节考虑,对犯罪从轻处罚或减刑,均会引发大量不满声音。聂李强案中,陕西省高院二审对案件民事部分进行“背对背”调解,聂李强家属答应赔偿90万元,聂李强最终由死?#35848;?#21028;为死缓。舆论场中,?#25945;濉?#33258;?#25945;?#32439;纷发文指责?#21496;?#26159;“花钱买命?#20445;?#35748;为刑事赔偿和被害人家属谅解都不是减刑的正当理由,呼吁法官释法,解答公众疑虑。江西宜春?#24515;?#23376;?#32771;?#26410;成年少女获刑四年、吉林长春一戒毒所副调?#24615;?#24615;侵12岁少女获刑六年等案件中,办案法官同样出于“赔偿认罪”等情节考虑,对被告人予?#28304;?#36731;处罚,引发大量质疑。

“情节恶劣+不判死刑”被指法律难惩恶。有些案件中,法院依据相关规定作出从轻判决的考量,但因为案情恶劣,舆论在弱者同情的心理推动下,并不认可法院判罚,而是呼吁法院从重从严。如在湖南?#20048;?#22899;子196刀刺死闺蜜案中,凶手的凶残程?#26085;?#24778;舆论场,?#20048;?#20013;院的死缓判决自?#24509;?#33268;不满。?#20048;?#20013;院随后解释称,案件系同性情感纠纷及经济纠纷引发的杀人案件,且被告具有坦白等从轻情节,因此作出死缓判决。从法律上讲,法院的从轻判决有其法律依据,但由于犯罪手段残忍,公众对判决的认可度?#31995;停?#35748;为法院判罚无法震慑犯罪。与此同时,律师等专?#31561;?#20307;观点的分化也刺激了网民不满情绪的宣泄。

“私力复仇+死刑”?#29615;?#26420;素正义。相较于司法理性,舆论价值则显得更为?#34892;浴?#26420;素,有时候可能与司法理性?#36710;?#32780;驰,导致合情合理不合法的争议出现,这种情况下,舆论反而会质疑法律的合理性。陕西张扣扣案中,案件曝光之初就被?#25945;?#23450;性为“为母报仇?#20445;?#30456;当数?#24247;?#32593;民对张扣扣持同情态度,质疑法院判罚过重的声音也贯穿舆论场始终。类似舆情特征在此前上海杨?#20005;?#35686;事件、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杀?#26538;?#31561;事件中也有出现,当事人?#38469;?#22312;执法者侵害自身利益后进行私力报复,公众出于朴素正义观将这些事件等同于“反抗”?#26696;?#20167;?#20445;?#19968;旦当事人被判重刑,法律观念与朴素正义的较量中,朴素正义常占据上风。

“弱?#39057;?#25239;+重判?#32972;?#20987;同情心理。在涉及强拆、“反杀”等类案件中,因当事人本身处于弱势地位,其伤害动机又是维护自身权益,网民会先入为主对当事人抱以同情和支持。江西农民明经国?#23433;?#26432;”乡干部一事发生后,大量网民认为明经国系被逼无奈,该案一审结束后,法院审判长向公众阐述了案情细节,以及明经国案不构成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的原因,获得?#25945;濉?#19987;家认可,但网民却猜测此案“另有隐情”。江西省高院二审维持原判后,仍有大量网民站在明经国一方,呼吁法院对案件中的拆迁行为准确定性,对明经国从轻处罚。与之类似,“反杀案”中被挑衅、被威胁一方处于弱势地位,常引发公众同情,即使他们反抗的行为过于极端,同情心也会影响舆论判断。

“小案件+重判”被误解为法律“?#20063;紜薄?/span>近来,频繁引发误读的案件还包括涉仿真枪案件、涉保护动?#21442;?#26696;件等,由于此类专门法律的普及?#35270;?#38480;,公众眼中的“小案件?#32972;?#26159;违法,甚至犯罪行为,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后,因结果与公众的期待有较大差距,也容易产生误读。例如,“河南?#22987;?#21592;?#23454;?#27668;瓶被认定枪支零件获刑8年”及“山东男子仿售发令枪获刑116个月”两起案件中,尽管法院对办案依据进行了详细解释,但仍有多数网民认为我国法律对枪支的认定过于严苛。法院审理中,“明知散件可能被改装成枪支”的说法也给公众留下了“故意认定”的观感。普通人不了解其中标准,无法认定相关行为是否违法,却普遍持“小事”“没事”等无所谓的态度,如果法院认定违法反而被认为“故意?#20063;紜薄?#20511;机报复”。

?#27835;?#35748;为,造成这种司法误读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以下四方面。

现代法治与传统文化出现理念碰撞私力复仇、行侠仗义等中国传统文化倡导的价值观与现代法治精神存在部?#30452;?#31163;,以张扣扣案为例,在?#25945;濉?#24459;师宣扬其“为母报仇”的行为动机后,公众在情感上同情他,在?#29616;?#19978;将其行为等同于“正义?#20445;?#22240;?#22235;?#20197;认同法律对其“故意杀人”的认定。传统文化积淀千年,很多思想已经潜移默化为思维模式,网民在对事件进行评判时,常下意识地作出经验认定,不能全面了解、理性看待,致使易被片段化的复仇、行侠等情节误导,作出与现代法理不同乃至相悖的判断。

?#25945;濉?#24459;师等首发信息“贴标签”。心理学上“首因效应”?#24247;?#20107;件第一印象对?#29616;?#24577;度的重要影响,在舆情事件的发生、发展过程中,事件的第一篇?#25945;?#25253;道、自?#25945;?#28909;文对事件定性的影响巨大。以2014年引发舆论震动的于欢案为例,南方周末首发报道《刺死辱母者》中对“威逼”“辱母”等情节的描述,给于欢贴上了“护母”“反抗”的行为合理性标签,让公众质疑于?#27573;?#26399;徒刑的一审判决,并伴有强烈的不满、愤怒情绪。之后法院通过二审改判、释理说法?#21364;χ萌?#33286;论回归理性,但首发报道对于案件的走向还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。明经国案的“反抗”标签,以及张扣扣案的“为母报仇”标签等,都存在类似现象,公众在首发信息的“标签”作用下已经固化了?#29616;?#33268;使后续信息引导较难发挥作用。

  恶性案件中从轻情节“零容忍”。法律讲究“罪罚相当?#20445;?#21363;使是同一罪名,根据情节的轻重也存在从轻、从重处罚的情况。在恶性刑事案件中,按照法律规定,积极赔偿、获得谅解等对事件后果的?#26893;?#21487;以作为从轻判决的依据。但公众往往只看到案件的恶劣情节和?#29616;?#21518;果,无法理解类似恶性刑事案件中的从轻情节,导致衍生出“司法包?#21360;薄?#33457;钱买刑”?#21364;?#27979;。

 同案不同判形成司法不稳定?#29616;?/span>于同类案件,各地由于对法律的理解存在差异,常出现同案不同判现象。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主要在两方面。一方面,司法的自由裁量?#27573;?#36739;大。比如在各类“仿真枪”案件中,“仿真枪”的认定标准存在不统一现象,同类物品有的被认定为“仿真枪”部件,有的则不被认定,导致舆论判断出现混乱。另一方面,类似案件的认识错位。部分案件表面上相似,但?#23548;是?#33410;却相去甚远。在各类“反杀案”中,虽然均有受到威胁后反抗的情节,但反抗时间、反抗方?#20581;?#21453;抗强度等细节千差万别,法院可能综合考虑后得出结论,但在公众眼中可能均以“反杀案”归类,并与“昆山反杀案”这一引发强烈关注的典型案件类比,进而产生“判罚差异大”“司法不稳定”?#21364;?#35823;观念。

为破解审判误读类舆情对司法公信力的损害,司法机关可?#28304;?#20197;下几方面着手,通过过硬的审判和有力的引导改善舆论观感,凝聚法治共识。

锚定敏感案件,舆情布防做出“提前量”。案例?#27835;?#21457;现,“赔偿/谅解+轻判”“情节恶劣+不判死刑”“私力复仇+死刑”“弱?#39057;?#25239;+重判”“小案件+重判”五类案件容易引发误读。

......

(全文阅读请参见《政法舆情》2019年第30期)



责任编辑?#21644;?#21315;玉
相关新闻
巴萨是皇家马德里吗唐山南湖
旧版彩计划app 6码复式三中三多少组 北京赛车不定位6码原理 二人红中宝麻将规则 斗地主规则说明 pk10直播开奖赛车链接 重庆时时存在操控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 夜客是真的吗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 彩票开发公司 牛牛当庄赢钱的概率 三肖6码网站 麻将玩法规则 好用的计划app 玩百人牛牛有什么技巧